陆舟生

策瑜/曹郭/米英/露中/新旧双黑/安雷/帕佩/瑞嘉瑞/静临/快新/楼诚/谭赵/凌李/林秦/瓶邪/黑花/启红/影衣/李叶/莫毛/策藏/策苍策/唐毒/丐明/明唐/狗崽/鬼使黑白/尊礼/草淡/伏八/三日鹤/一期药/忘羡/尼吉/黑研/青黄/真遥/宗凛/德哈德/翔优/阿尔迪尼兄弟
★王耀单人★
★鲁路修单人★

锦缘

策瑜,大口玻璃渣,不喜勿喷

肉渣放番外

一发完结,估计ooc严重

以上,开始吧

 

 

       年少的孙策整日玩闹,闹得孙府上下不安生的同时连带着周围日日鸡飞狗跳。举家迁至舒城被孙母扔进史书后,更是自诩为小霸王,继续肆意打马耍闹的同时也整日坐在舒城溪水边,念叨着自己的虞姬。

       还没化形时的鱼精周瑜,仍是那条通身雪白只尾鳍一抹殷红的锦鲤,舒城人杰地灵,他整日在舒城溪水的灵穴里修炼,盼着早日化形,亲眼去看看那人人夸赞的舒城桃花。

 

不知是好是坏,年少的孙策就这样遇见了没化形的周瑜。

孙策死活抓不住那尾漂亮狠了的锦鲤,周瑜死活摆不脱那个缠人得紧的少年

 

       一人一鱼,就这样闹腾了不知多时。累的孙策坐在浅浅的溪水中喘息,累的周瑜绕着小小的水草吐泡。

       嗯?你问周瑜问什么不趁机游走?废话,这灵穴他好不容易找着,放弃了他还怎么化形?还怎么看桃花?

 

       孙策死死盯着锦鲤,他说,你怎么这么能游,以往我抓鱼都是一抓一个准儿!

       周瑜默默翻个白眼,他想,老子都成精了,再被你那么轻易抓着还要不要脸!

       孙策说,你的尾鳍真好看,就像,就像舒城的桃花!你见过桃花吗,不对,你见过舒城的桃花吗?舒城的桃花最漂亮了,舒城桃花酿的桃花酿最好喝了!

       周瑜想,我是鱼,怎么可能上岸见过满树的桃花。我当然知道舒城的最漂亮,不然怎么会来这儿,怎么会遇着你这么个讨厌的家伙!

周瑜还没想完,就听那个讨厌的家伙说,你等着,我去给你折一枝看!

 

       折什么,桃花么?周瑜默默地想,然后默默的摆了摆尾,那家伙好像也没那么讨厌。

 

一束桃花被伸进水里,你看。孙策笑着对周瑜说,是不是很漂亮,很美吧!

       夕阳的余晖洒落在桃花上,也洒落在孙策的脸上。那束桃花开得正好,周瑜觉得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好,桃花灼灼,正像是余晖里晕染开的云霞。但周瑜却说不清,晃了他眼的,是灿若云霞的舒城桃花,还是孙策堪比炙阳的笑容。

 

这家伙果然还是很讨厌,都耽误我赏桃花了!

 

 

       此后孙策减少了他偷鸡摸狗鸡飞狗跳的生活,天天跑过去找周瑜说话。可能他那时单蠢的大脑并没有想过,为什么一条鱼会一直呆在那里,不迁徙,虽然他以后也不见得会思考。

      那时孙策总想拐自家权弟出去一块疯,可惜孙母看的严,这才没让孙策把孙权也带成他那副皮实样儿。

 

      他总跟周瑜说的东西就那几样:权弟日常、霸王虞姬、少年梦想

      他说:今天夫子教书,我把权弟的书藏起来他就哭了,那双碧猫眼儿可好玩儿了。就是爱告状,哼,奶娃娃!

      他说:我今天揍了城西那伙儿流氓,嘿,见着小爷他们就打哆嗦

      他说:你知道霸王虞姬吗?你这么漂亮,你会是我的虞姬吗?

      他说:虞姬虞姬,千里奔袭,快意恩仇,美人在怀,美酒在握!这才是男儿的生活

      他说:虞姬虞姬,我以后就想像我父亲一样,男子汉大丈夫,上战杀敌,保家卫国!

 

      周瑜想:你怎么笑的这么开心,做你弟弟真可怜。

      周瑜想:你能不能别老逞强,看你一身污泥,鼻青脸肿,为什么笑得出来呢

      周瑜想:去你妈的漂亮虞姬,老子是公的。

      周瑜想:都说了是公的。

      周瑜想:你父亲一定是个很厉害的人,看你笑得那么骄傲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然后,孙策好久都没来。

      周瑜钻进灵穴修炼,又偷偷的冒出来瞧。

      孙策还是没有来。

      周瑜想:这家伙真讨厌,不来也不说一声。这么久都不来,肯定是把我忘了,喜新厌旧的讨厌家伙。哼,我才不等你呢,才不喜欢你和我说话呢。我化形了也不给你瞧!

 

      那天,孙策又来了,拎着两坛桃花酿。

      周瑜游了两圈,又摆了摆尾,然后他想:我才没等他呢,才不和讨厌的家伙说话。

      周瑜作势要钻进灵穴去。

      然后孙策说:虞姬,我父亲死了。

      周瑜停下了

      周瑜想:你怎么不笑了,你笑一笑啊,我不说你讨厌了,我不计较称呼的事了,你能不能,能不能,能不能不哭了呢

 

      那天是周瑜唯一一次没有看见孙策笑。他看着孙策坐在溪边,拍开封泥,一口一口的灌酒,他眼眶通红,漆黑的眼珠布满血丝,泪水顺着他绷紧的下颌流下来,一滴滴掉进溪水里。

      周瑜游上去尝了尝,味道咸苦,很难吃。

      孙策始终没有哭出声,就那样一口口的灌酒,然后任由泪水流进溪水。好像这样就可以自欺欺人的认为,他没有哭。

      他说:他们把我父亲护送回来,他却再睁不开眼了。

      他说:他回来我没哭,灵堂上我没哭,守灵那几天我也没哭。

      他说:老头子总说,孙家儿郎,流血不流泪,不能哭。所以我没哭。

      他说:到这儿了,老头子看不见了吧,他不能管我了吧。所以,所以…我…我能哭了吧。

 

周瑜在水里仰着脑袋呆呆的看着孙策。

      看他红着眼眶流泪,看他流着泪压着嗓子说了一堆话,看他站起身,把另一坛桃花酿倒进溪水,听他说:虞姬,我走了。……你要是人该多好,我就能,就能抱抱你了……

      周瑜知道,知道这坛桃花酿是孙母酿给孙父的,是等他凯旋时喝的。他知道那酒坛上小小的桃花印记,也知道孙策的手在抖。

      但他不知道那句话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  我走了。

      他走了,他走了!

      等等!周瑜努力跃起,想吼出那句话,想问问他什么意思,想留住他。

      但他忘了自己是鱼,而那人是人。

      只能腾空而起,再无力地跌落水中,溅起一朵不大的水花。

 

      桃花酿的香气氤氲在他周围,清浅的酒液混着溪水将他包裹其中。好像隐约也有一丝醉意了,昏昏沉沉中,脑海浮现的,是孙策那张炽烈如火的笑容。

 

      我也想,抱抱你啊!

 

 

      又是一年春好时,历阳城内春风拂柳,人声嘈杂,叫卖声嬉笑声不绝于耳,这些年连绵的战火仿佛没有影响到这鱼米之乡一丝一毫。

      城东有座西楚霸王灵祠,内有霸王衣冠冢,外有古树郁葱葱。

      透过古树看去,正见一白衣公子推门而入。公子墨发及腰,虽是白衣,下摆处却又染着红,像是白云上的一抹云霞。

      这公子正是周瑜,那日孙策走后,他觉得自己做了好长一个梦,他好像在追逐什么,明知永远都追不到,却仍固执地伸着手,筋疲力尽、彻底麻木也不能让他放弃忘却,追逐到身死道消,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  梦醒后,他浑身僵硬,好似还在追逐,那种心若死灰的无力感依旧如影随形。化形后脱胎换骨,如若重生的感觉也不能完全消去那种心悸。他枯坐了好久,可是仍然没有回忆起那梦里的点滴,只得起身,打算去寻当年那个讨厌的家伙——孙策。

嗯,我才不是想他了呢,就看看那讨厌的家伙有没有改掉那讨厌的脾性。

 

      孙策站在霸王灵祠内,此时他小霸王的名称还未曾传遍江东。但对这位当之无愧的西楚霸王,他是敬仰已久。想当初他还遇着过一条锦鲤,硬是把那锦鲤当做自己的虞姬来着,说了好多话,现在想来,那锦鲤怪漂亮的,也有灵气得很,几乎陪了自己整个舒城的童年,就是不知道最后被自己那半坛子酒醉死了没有。

啧,那锦鲤要是成人,该是什么模样?孙策想着些有的没的,抬步往外走。

 

      周瑜打听孙策到了历阳,却没在第一时间去拜访他,且不说妖物之事寻常人接不接受得了,就是去拜访,他也没有合适的身份,虽然他并不觉得那讨厌家伙是寻常人。想着当年那人在自己面前絮叨着霸王虞姬的故事,进城就冲着这霸王灵祠而来。

      推门入祠,顺着道儿往前走,就见前面树后转出来一人。那人眉目英挺,五官俊朗,通身气度不凡,脸上却挂着笑意。

      笑意犹如那人,却……周瑜恍惚之际,耳畔就听到一声惊呼

      那人惊道:虞姬!

      瞬间回神,面前之人和记忆中的孩童渐渐融合,尤其那抹扩大的笑意,实在相像。

 

      孙策定神,认出面前乃是一公子,正欲道歉,就见那温润如玉的贵公子欺身而上。

 

      周瑜抓住他衣领,上去就是一拳

      怒道:睁大你的眼,老子是公的!

 

      孙策面色微沉,自己虽然逼不得已受那袁本初欺压,却也不是人人都可欺侮的。正欲反击,就听见那公子大喊:公的!

      公的,公的?原来,还,还有人这样说吗?

      我们的小霸王心中震惊,没留神,就被他的亲亲虞姬揍了个乌青眼。

      小霸王回神,抬手欲拉,就又听那公子怒喊道:你小时候就老虞姬虞姬的叫,那时候我就不能忍了。后来见你丧父,哭得难看就没和你计较,没想到你长大了还是这么讨厌,这讨厌脾性一点儿没改!

      小,小时候?小时候我就对一条鱼叫唤来着呀。

      还有,我家老头子死的时候,我哭过吗?好,好像……咦?!

      小霸王心神巨震,猛地跳开,惊到:你,你没死!

 

      周瑜心中气到不行,抬手又是一拳,怒道:你死我都死不了!

      小霸王由于太过震惊,一个没躲开,又挨了他家亲亲虞姬一下。

      这下好了,两边充分具有了对称美,国宝熊猫眼,新鲜出炉!

 

      然而那时的周瑜没想到,他这时一句怒言,却一语成谶,哀痛半生。

 

      后来周瑜问过孙策,问他当时怎么就脱口一声虞姬。

      小霸王说,当时转过来,正看见一美人,美人唇红齿白,发黑如墨,长身玉立,通身温润如玉,一双凤眼还带着点迷茫,流转间顾盼生辉隐有滟滟波光,真真是我见犹怜,充分满足了他对虞姬的幻想。

      周瑜斥道:没个正经样儿,一看你就是流氓头子,山间土匪。

      孙策搂着他,埋首于他的肩窝,低声闷笑道:嗯,我是山匪头子,那你是什么,我的压寨夫人?

      去一边儿去

      好,谨遵夫人令

      不……你,别……

 

      孙策大概永远也不会告诉周瑜,他之所以那天脱口而出一声虞姬,是因为总念着儿时的那尾锦鲤,结果一日梦见那锦鲤化了人形,与他共度欢好,一夜春梦。而后他身死,那化人了的锦鲤,死死追在身后,不愿放手。

      孙策是不信命的,然而第二日在霸王灵祠他就遇见了那锦鲤的人形。那与他情深一往,痴念醉欢的锦鲤,当真来找他了。与梦里的样子,一模一样,乃至情动时眼尾的飘红也分毫不差。

      这让他似乎不得不信

      但最后孙策中箭身死,周瑜千里奔袭追逐。

       一切与梦又吻合,又让人觉得,他还是不信命的,因为不信,所以不多加理会不试图更改挽回。到底觉得人定胜天。只可惜——罢了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悲欢离合人间事,是非功过转头空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君事自有君自论,何苦在意世人评

 

End

是的肉渣在番外,我发誓一定会有好了吧

评论
热度 ( 18 )

© 陆舟生 | Powered by LOFTER